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络中医堂

我是中医临床医生,写了一些保健知识与常见病的新疗法新知识,以中医药治病为主。把自

 
 
 

日志

 
 

贾谦未竟的心愿  

2013-04-25 07:54:38|  分类: 新闻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谦未竟的心愿 - 清丰 - 网络中医堂
 
贾谦未竟的心愿 - 清丰 - 网络中医堂
 
□ 张超中 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

  贾谦,1941年5月生于河南省洛宁县,1960年考入西北大学物理系,1964年分配到中国科技信息研究所,1992年开始专门从事中医药领域战略研究,主笔的《中医战略》为确立中医药的重大战略地位作出独特贡献。2003年以课题组名义向国务院提交了《中医药完全可以解决非典型肺炎》调研报告。

  今年1月9日早晨,贾谦老师因病去世。我曾与贾老师相处8年,曾是他指导的博士后。他生前曾多次公开说,中医药发展的希望在民间,他拖着病体参加的最后一次活动也是民间中医的收徒仪式。作为一位中医战略研究专家,他为什么这样说和这样做?

  读过贾谦文章的人都能够感受到,他敢于反思,敢于承认错误,敢于讲话。能做到上述三点并不容易。孔子说:“好学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儒家推崇的知、仁、勇“三达德”,贾谦老师庶几近之。或许发端于此,他主笔的中医战略研究报告影响遍及海内外。应当说,他对中医药事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是有深切体会的,所提出的战略性应对方案也是深思熟虑的,但他把民间中医的发展提升到战略高度,认为这才是中医的未来希望,很多人还是不以为然。

  了解贾谦的老朋友们都知道,他是性情中人,有些话听起来似乎有些非理性,只是转念一想,那些话又确乎合理,而且在已被理性化的人口中是断然讲不出来的。以前大儒程颐讲“天理”,说那是他自己“体贴”出来的。贾谦老师后来与民间中医朝夕相处,他的看法也应是“体贴”出来的。

  提及民间中医,很多人的脑海里浮现的可能只是一个个的个体,他们大多没有学历,没有职称,没有合法的行医资格,也没受过多少临床和科研训练,因此行医风险很大,需要政府部门加以管理,甚至加大打击力度,加以查处。可是贾谦老师没有这样看和这样做,他从整体上看到了这个群体的优势,认为他们是原生态的中医,能够代表中医的传统。对比之下,受过现代教育的中医,虽然从一个个的个体上看起来也都不错,具有合法性,但是一旦从整体上加以把握,其基本特征却是失去了传统的中医。至今为止,尚没有多少学者和管理者对这个现象进行深入思考,而贾谦老师却独具只眼,大胆地肯定民间中医作为一个整体的优势,认为这个优势亟待发挥。只有这样,才能找回几被湮灭的作为原创的中医传统。

  从此出发,他认为对待民间中医,不能再走以前改造中医的老路,几十年的教训已经很深刻。若是对民间中医仍然是先强调补其短,而不是首先扬其长,势必重蹈覆辙,即便届时再进行扶持,仍然会感到力不从心。因此,为了中医传统的固本培元,贾谦老师大声疾呼,应当发展民间中医,给他们空间。

  随着我国中医药发展政策的逐渐开明,许多民间中医的行医资格问题在慢慢解决,但其传承问题仍然让人揪心。在中医药得不到支持的那些年,很多老中医都因为待遇太低,心灰意冷,不愿意再让子女以中医为业,致使中医乏人乏术问题成为制约中医药事业发展的瓶颈。对广大民间中医来说,由于得不到支持,上述问题愈加严重。也许在受过现代教育的人士看来,民间中医大多只有奇技异能,属于“民间疗法”,传承价值不是太大。只是当把“民间”放大放远以后,上述看法就难以站得住。

  通过细心了解民间中医的传承谱系,就会发现很多民间中医的背后都有非常精彩的故事,他们的一技之长是多少代人耳提面命传承的结果,代表的正是现代人所缺失的中医的完整文化谱系。和单纯的就业不同,民间中医的传承是“就道”,为了完成自己的使命,避免遭受“闭天道”的谴责,他们往往豁出性命以保证传统不断绝在自己手里。时至今日,人们大多看不惯民间中医身上的“习气”,贾谦对他们却是奉若上宾,深知他们的价值所在。为了弘扬这个传统,他尽其所能,全力支持民间中医的自发传承,直至生命的最后时光。

  不知起自何时,民间中医成为一个“社会问题”。回过头想想,当人们自己鄙视自己传统的时候,这个社会就已经出了问题。如今社会本身就有问题,倘若继续把民间中医作为问题来看,看破了的话,所谓的“社会问题”其实是个假问题。贾谦老师应当是看穿了这个问题,因此才把民间中医看成中医的未来和希望。作为一个历史遗留下来的“社会问题”,自然不能假定它不存在,但也可以假定当历史进入新的一页的时候,先前的假定也就自然失效。也就是说,自然会有那么一天,当人们都能够敬畏传统的时候,民间中医就能够大放光彩。也许贾谦正是这么想的,他总是鼓励民间中医无论多苦多难都要坚持下去,并且自己身体力行,和他们同甘苦,共患难。去世之后,他的存款甚至仅剩半个月的工资,到了入不敷出的境地。

  王勃文曰:“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贾谦老师为人们广知,其实是在他退休之后。但当他转向支持民间中医时,由于这又是一片未开垦的处女地,人们对他的了解似乎不多。其实按照传统来看,不仅医患是一家人,中医也不太分官方和民间。如今一切泾渭分明,看似进步,其实不然,受损害的正是中医药的服务能力,乃至国家和人民本身。中医治病,本有“患为本,医为标”之训,不幸的是当今的患者都已经成为不幸的人,遑论民间中医!如果说连民间中医都难以浮出水面,那么“人人都是医生”的大计更难付诸实施。贾谦老师本是战略家,可惜用情太深,没有等到传统复兴的那一天。引自中医药报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