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络中医堂

我是中医临床医生,写了一些保健知识与常见病的新疗法新知识,以中医药治病为主。把自

 
 
 

日志

 
 

【转载】中国对朝鲜应当恩怨分明  

2013-05-25 15:44:43|  分类: 新闻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对朝鲜应当恩怨分明

——兼就几个问题做个回应

丁咚  文

 

5月20日清晨,我在博客发表了《中国对海盗国朝鲜还能忍多久?》一文,多家网站推荐到博客头条或者焦点位置,并在微博以及其他渠道广泛传播,引起各界高度关注和争论,其中不少对我的观点颇有偏爱,多鼓励之语,由于不是本文的着力点,就不一一列举了,但其中也有些是蓄意攻击,有些存在误解之处,有些则是另提出个人见解,总之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结合以往的一些情况,我觉得有必要就某些问题,简要地予以回应,以澄清事实,表明真相,并希望对公共事务讨论的健康进行有所促进。

首先,对于那些一贯逢丁必反的著名和非著名五毛(前者譬如“海蓝”、“我的偶像是拉登”、“藏愚”等,后者则无可计数),需要说的是,我的写作,是出自高度自觉的社会责任,并以服务于公众利益为目的,不受任何机构或者势力所左右、影响,始终保持独立、理性的品格。恰恰相反,那些五毛的言论倒不一定出自真心,而是受之于人。在此,我以慈悲的心境对你们报以宽容和怜悯,因为你们身囿牢笼,思想被拴住,灵魂不自由,一切都是为稻粱谋。回归本我,对你们来说可能是个不可企及的梦幻,实为世间最可叹、最可怜的生物品种。

令人惊讶的是,除了上述五毛外,甚至还有体制内专家,以赤裸裸的冷战思维和文革式攻击语言进行观点反驳。比如一位侯姓学者就意指明确地说我在这篇文章中的观点和南方周末(我猜他应该是泛指南方报系)一样,都是在迎合美国人的口味。

其次,就观点本身来说,一位韩国学者认为,朝鲜扣押中国渔船,原因是中国的渔民对朝鲜和南韩的领海的侵犯已经到了无以附加的地步。这位专家在反驳我的观点时认为,遵纪守法的南韩对捕鱼的中国渔民只能放人,无法无天的朝鲜索要罚款。他说中国政府对此心知肚明但并不愿意公开去讲,还说中国政府在去年秋天曾在沿海对渔民展开捕鱼作业的守法教育,但效果不佳。

持这种观点的学者固然有族裔本位的嫌疑,却仍不失为纯粹学术观点的表达,可以相互切磋和交流,以期求同存异,达致学术之上境。

而一位国内著名高校王姓国际问题专家则将我批评朝鲜军方扣押中国渔船和渔民以及中国传统对朝政策的观点,错解为“妖魔化朝鲜,离间中朝关系。这么简单的道理,头脑不糊涂的中国人是心知肚明的。”

第三种看法虽然不是直接针对我的文章,却是相当一部分学者或者读者的普遍认识,因此可以视之为反对意见之一。庞中英在接受凤凰网纵议院访谈时就提出,现在有些人提出要“放弃朝鲜”,这是一种“简单化思维”。很多人言语之间无论含蓄还是露骨其实都在认为,笔者批判朝鲜对中国“不地道”以及目前的中朝关系,用意是在希望促使中国政府“抛弃朝鲜”,与朝鲜划清界限。

对于后两种情况,如果是一般读者也就罢了,但是如果是由专家来提出“妖魔化朝鲜,离间中朝关系”、“放弃朝鲜”等看法,就令人悲哀了。正像庞教授所言,国家关系并非非此即彼的,而是很复杂的一种关系。那种非此即彼的二元思维方式不适合对国际关系进行描述。他在批判国家战略中的二元思维方式的同时,实际上自己也陷入了二元思维之中。

冷战结束后,中国对与朝鲜关系的定位并不清晰,与中国发展的实际,与相互关系的实际,与国际关系的现实,都存在较严重的不适应状况,未能及时作出转向,因此也并不明智。这种情形的出现,一半是因为继续残留着冷战的尾巴,一半是因为得过且过,并出于意识形态结盟的需要,对相互关系缺乏科学的分析和规划,使得中朝关系不上不下,不伦不类,不亲不疏,实质上介于社会主义同盟和正常国家关系之间,由此导致了外交上的一系列恶果。特别是中国对朝鲜核心影响力的缺失、被朝鲜牵着鼻子走以及朝鲜过于自私自利不考虑中国的利益等等。而此次发生在两国边界海域的扣押中国渔船和渔民事件只是其表现之一。

对中朝关系的现状视而不见,是不负责任的,也是危害巨大的。对此笔者只能说体制内学者为个人利益所束缚,不敢或者不愿出头道出真相,而宁愿附庸官方态度。

那种认为批评中朝关系现状,就是在离间中朝关系,妖魔化朝鲜的,显然自己就带有浓厚的意识形态烙印,他们不是从民族国家的正确角度去看待中朝关系,而将朝鲜视为与中国具有意识形态结盟性质的国家,两者同生共死,永不分离。

对五毛们来说,是汲汲营营于个人的蝇头小利。而对任何政府来说,受到外界批评本就非心甘情愿之事。美国总统之所以能够对新闻自由保持尊重,并非是因为他的个人良善,而是因为美国的国家体制保障了新闻自由。即使他心里一万个不乐意,也得笑嘻嘻地向记者表示敬意。

在此需要强调的是,我们所希望的是将中朝关系归于正常的国家与国家之间关系的本位,从这个基础上来进行利益取舍,并随着实际需要进行提升或者降低彼此关系的水平,但一定要做到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能是一本糊涂账。

如果确有必要将两国关系升格到准结盟性质,正如目前所呈现的那样,那么作为一个民族国家,朝鲜在享受其权利的同时,中国也应当获得朝鲜履行义务的代价。比如中国对朝鲜给予了大量物资、现金援助以及中国无形中对东亚稳定起到的影响,对其朝鲜金氏政权稳定和国家正常运转起到了关键作用,那么它在朝鲜半岛无核化以及东亚地缘政治上就理应负有对中国的义务,而不应该经常无视中国利益瞎捣蛋,甚至得寸进尺,任意捋掠在中国海域合法进行海上作业的渔船和渔民。

如果出现这种局面,那么继续坚持中朝关系的水平就显得很可笑,也难以获得其真心尊重。相反,中国应当表现出恩怨分明的态度,从调整国家关系水平入手,促使朝鲜正视和保障中国应该获得的利益以及在朝鲜半岛和地缘政治诸事务上的必要发言权,尊重中国渔民的财产和人身安全。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